1 4

联系方式

安化县云天阁茶业有限公司

厂区办公室:0737-7631888
招商办公室:0737-7888888
安化营销中心:0737-7821188
安化黑茶第一站(东大门店):0737-7631999
长沙营销中心:0731-88597360

总经理室:

        13973766666

李劲峰     14789199999

刘畅和     15073776556

蒋稳岩     13762726048

刘胜利     13511116548

 

办公室:

李赋斌     15197769199

蒋启行     13511137447

 

营销部:

黄彩姣     15807376097

罗峥玉     13762726306

李苗苗     13574736636 

        15898456590

        15197797518

林超红    18397570568
 

策划部:

李林枫     18773751466

 

电商部:

       15080701365

       15292056559

          15274776906
 

生产部:

黄超云     13973716412

丁孟兵     15173786619

李文战     15073779057

 

供销部:

向晓恒     18807376269

张红喜     15073779739

张美君     15273767044

李立军     15073776011

 

客户部:

何坚敏      15973716366

长沙办事处

闵彩辉      13807376610

 

计财部:

简启花     13875347133

邓  琼     15807376103

 

QQ:1873428488

邮编:413500

邮箱:1873428488@qq.com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茶叶知识
茶叶知识

千两茶——愈久弥香的资水茶韵

千两茶——愈久弥香的资水茶韵
 
 
        洪漠如  《安化黑茶》杂志
 
        1983年,北京故宫博物院在清理嘉庆皇帝生活用品时发现“树形花卷茶”两件;2008年,安化千两茶制作技艺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0年,安化黑茶走进中国上海世博会,成为中国世博会十大名茶,其独具特色的千两茶,与公众见面,堪称一绝; 2015年,千两茶代表中国黑茶出征米兰世博会,获得了“百年世博中国名茶金骆驼奖”,再度引起世界茶业界轰动!
 
        今天,不管过了多少年,当你再度开启尘蒙的蔑篓,取下其色如铁的一小块,在杯盏之间历经水与火的呼唤,缕缕茶烟势必开启你记忆深处的那一片茶韵茶情!
 
        日晒夜露无关风月
 
        在茶马古道上,这一路骡马,为一片树叶,爬山涉水,行走千年。走出的不仅仅是游牧区域千年来的安定,在骡马背上驮负的茶叶,也在日月间演变,从散茶叶、变成砖、变成篓、乃至变成工艺独特的花卷千两茶。
 
        据说,千两茶的诞生,最初也是为了运输的便利。安化黑毛茶伴随着晋陕茶商的行走步伐,注定了会被沾染上大西北汉子的粗犷与豪迈。于是安然地做了《茶经》中的叛道者。“阳崖阴林,紫者上,绿者次;笋者上,芽者次;叶卷上,叶舒次”,千两茶不停留于芽叶间的小情调,用千两万两的厚重躯体沉淀另一个梦想。“茶之为用,味至寒,为饮最宜。”千两茶,在他的厚重躯体之下用时光温暖了历史上“权威”给茶下的冰冷结论。于是,无论在寒天雪地的冰封大漠,还是在江南小镇的清冷阁楼,便有了一盏暖入胃腹,安神慰心的茶汤。
 
        千两茶的那一脉温婉体验在很多人看来,应该来自于工艺的淬炼。杀青、揉捻、渥堆、复揉,最后上七星灶烘焙方可制成黑毛茶。黑毛茶是制作千两茶的原料,而在制作千两茶的时候一般是采用往年的黑毛茶,经过筛分、蒸汽软化最后装入内衬有棕丝片、蓼的蔑篓中紧压成型。最后经日晒夜露七七四十九日,方可视为做成了一支千两茶新茶。一支新茶,其已经离开茶树至少两年,历经了水与火的历练,为后面漫长岁月的陈化做足了准备工作。
 
        如今,千两茶的工艺依旧尽可能地保持着他的原始风貌。尽量促成他能够抵达口感的每一次对话。在深山处,台地茶、野生茶完成了他与雨水云雾的对话。在茶农家中,黑毛茶完成了他与制茶人的对话。在晾晒棚里,千两茶日晒夜露,完成了与天地日月的对话。在茶杯里面,干两茶将形成诸多对话的纽带,开启品饮者思维的阀门,纵横千古,驰骋千里……
 
        绿茶,我们常常通过工艺让他保留住自己本源的芬芳,在适当的时机集中释放。绿茶的香气,浸润肺腑,让身心步入一种轻快明媚的春色。千两茶常常用工艺为他后面的某种未知可能打好基础,时光后面潜藏着太多的未知,种种手法,为了历练其愈久弥香的秉性。
 
        小镇茶烟愈久弥香
 
        在资江南岸,散落着很多冲积滩头,很多小镇就这些冲积滩头上世代繁衍。小淹、江南、黄沙坪这些飘散着茶香的地方,都镶嵌在资江南岸的肥沃土壤中。没去过安化就早已对这片土地心生向往。现在,安化千两茶已经进入到都市清饮的序列,很多被—盏醇和感动的爱茶人也会在适当的时机动身前往千两茶的原产地。
 
        老去的东西像似在记忆中沉睡,需要我们用一种共鸣的形态与心灵感召去呼唤。安化多雨,潮湿的空气像似这一方水土的情绪,所以放茶的地方一定是远离地面的吊脚楼上。现在,当我们置身于那些遗存的老茶行,闭目冥想,那些风雨夜归的茶商,赶着夜路从山上收来茶青,做茶的汉子光着膀子在桐油灯下大汗淋漓。茶行的女人烹好了资江里肥美的河鱼,小孩听着老人絮叨的故事在一旁打盹,良夜静好,天井庭院正在与千两茶天衣无缝的对话,那些年走来的风云故事,都刻在了粱上、藏在了杯中、印在了心间……
 
        如今,应该说千两茶也正在积极寻找属于它自身的位置,古道上千年的行走也已疲惫。从茶厂到茶杯的距离缩短了,一路上的种种可能不复存在。于是,在都市人群清饮的杯中必须重新去探讨干两茶的位置。
 
        我很喜欢倾听第一次喝千两茶的茶客诉说感受。回甘、润滑、绵柔诸多词汇被茶客倾吐出来。这一切,千两茶都在静静地聆听。千两茶,对于陌生人的所有评价也都会欣然接受。毕竟历史的回音太少,能挖掘的文本歌颂也非常匮乏,这种匱乏让干两茶很自然地形成了一个文化洼地,在他越来越被世人认可的时候,利益的推手瞬间便围绕其周围,形成了连篇累牍、汗牛充栋的态势。幸好千两茶的秉性旱已修炼成型,未曾被蒙世的浮华遮住了视线。那一盏茶汤,总能带着“欲辨已忘言”的超然向世人展示他的高贵。他不是保健品、不是药、不是解渴的饮料,他是一味茶,一味陆羽无缘一见的茶,一味让《大观茶论》也略显疏漏的茶。
 
        中国的文化长河中,对茶的歌颂向来还是比较少。很多当代学者都提出,那些文字无法指导我了解种茶者和制茶者。因此很多历史名茶都会一代代失传,又一代代沿袭典籍去再造,去恢复。回顾起来,当真很少有一款茶能够将名字与工艺同步传数百年。干两茶,从诞生起,也算是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而他陈茶更佳的属性注定了会去守候一代人的味觉记忆。
 
        木屋黑瓦,竹风阵阵,锁定着一段古老的黑茶记忆。千两茶就在其间,陈化过往茶客的味觉记忆,茶与老屋所在的趋同命运轨迹上,步入共同的美学终点——愈久弥香!
 
        茶壶鼎沸一盏烟霞
 
       对于喝茶稍稍讲究的现代人喜欢用潮汕功夫茶的冲泡技艺去冲泡千两茶。追求简单便捷的现代人也喜欢选择飘逸杯去品饮千两茶。面对干两茶,缺失了历史的借鉴与指点。于是,才有了茶桌上茶艺师率性的“意淫”与大胆的尝试。
 
        很多时候,杯盏足以展示干两茶的风貌。很多茶客在品饮之后反映,千两茶的一个最大特征就是回甘,但千两茶的味蕾妙笔并不是回甘就能概括。感受真正好的千两茶茶气的时候,  “甘”还是显得太过肤浅。我认为千两茶的上上体验应该是对那一脉茶韵的体验。一个“韵”字很多时候会让事物变神秘而有距离感。“千两茶韵”应该是一种最有亲和力的“茶韵”。它种种气韵的流露便直接与茶马古道有关。一路风雨未测,于是在蔑篓中会用棕叶与蓼叶编织一件天然的雨衣。长条柱形,千两一支,横跨马背,一支茶踩出了一道人文景观。这一切都显得非常自然,没有文人无端的臆造。这种质朴本色要求我们再与他对话的时候不应该做作。
 
        所以,冲泡干两茶的茶艺师,无论男女,动作要干净利落,出汤收纵有度,出来的茶汤茶气十足,但这距离“千两茶韵”尚有一段距离。
 
        最美妙的饮法还得是用酒精灯,豆大的火焰慢慢煨煮,一把口径很小的壶,加沸水洗茶之后煨上些许时候。轻浮的茶气早已不经意间随茶烟飘散,独留茶中的醇厚在小壶中翻腾转化。每一注焰热,都像似对:两茶的温柔试探,反复试探几次。千两茶将毫无保地把自己的所有倾泻在了壶中的茶汤之内。清浊之间,反复翻腾,揭盖之后,满屋芬芳。
 
        品饮之际,围炉数人,苦盼久等,最终也只能啜一小口。因为少而不得不神情庄重,很自觉的会在品饮之前深呼吸以清掉浊气,用纯净水先漱漱口。红得浓酽的茶汤,一入口,柔滑的经过咽喉,腹中流过一股暖流,唇齿间甘香回绕,经久不息。
 
        茶,历时很久,是煮茶更是“煮心”。滚沸翻腾,一盏醇和绵柔的茶香在慢慢溢出。人,需要在水与火中淬炼那一脉享重甘醇的气韵。中国茶,始终是带着这一方水土的故事,在喝茶的时候,也能感受到这个民族的热情。资江南岸的小镇,孕育茶香的土地,伴随着时代发展的步伐,那些埋在民间的故事,将会被更多的人倾听!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9-23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