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情系桑香“世界华文大奖赛”纪念奖 《浓浓桑香沁人心》
来源: | 作者:yuntiangecha | 发布时间: 1538天前 | 1660 次浏览 | 分享到:
《浓浓桑香沁人心》
 
熊露
 
        梦里的你依旧笑意满盈,依旧是我小时候的那般样子,没有皱纹,亦没有白发,同着桑香一起,安静美好。 
——题记        
 
         你从来不曾对人说过,你喜欢品黑茶,闻桑香。但却又无人不知你这个喜好。
 
         犹记得你第一次喝桑香时的情景。服役三年归来的表哥带回来一盒正宗的安化桑香黑茶,厚厚的硬硬的盒子装着,里面是一小包一小包的金黄色的被压得紧紧的茶叶,看着煞是讨人喜欢。于是你借花献佛,拆了一小包招待客人。一撕开那层金灿灿的包装纸便有浓浓的茶香扑面而来,但又不同于普通的茶香,涩涩的,又很清新,很是好闻。表哥说这就是有名的桑香黑茶。你也忍不住夸赞道:“果然是好茶啊,闻着这香味都不同。”“比你自己倒腾的肯定好些呀。”爷爷在一旁打趣道。“那你不也喝了大半辈子了?”你一句话便将爷爷堵得哑口无言了,看着爷爷吃瘪的样子,你心里很是得意,泡茶的动作都学着古时候的人“先高后低再一提”,那冒着热气的开水呈一股注入白瓷杯。杯里的黑茶在开水中慢慢舒展开来,茶香愈加浓郁,沁人心脾。又像热烈而张扬的舞姬,肆意地在空中翩翩起舞,在座的人无不为之倾倒。慢慢的,水不再是水。它与茶融合在了一起,颜色渐渐加深,只有茶的几片残叶还在里面时沉时浮着。你用托盘托着斟满了茶水的白瓷杯,小心翼翼地给每人都端了一杯。我接过茶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瞬间舌尖像是被电到了,一阵刺痛:“呼,好痛啊!”我抱怨着。“瞧你那猴急的样,不烫着才怪!”你数落着,然后像是在给我做榜样,慢条斯理地吹开面上的沫子,头还甚是享受地左右摇动,这才小小地抿了一口,而后又深深地呼了口气,贪婪地嗅着这茶香,嘴角满足地扬起,双眼微闭,红唇轻启:“好茶!”旁边的大人们也都微微笑着,只有我看得一愣一愣。
 
       从此以后,你对桑香的喜爱便一发不可收拾。从来都没有喝下午茶习惯的你,开始每天定时泡上一壶,或是独自,或是邀上几个亲友,慢慢地抿。无论多忙,这都成了你雷打不动的习惯。每次放学回家,我总能看到你坐在桌旁端着白瓷杯,慢慢地小酌着。你背对着光线,在热气里,在桑香里,享受着那份安静美好。
 
图片关键词
 
       见你如此沉醉,我也忍不住再次尝试。我学着你的样子,给自己斟了一小杯,装模作样地吹开沫子,小小地抿了一口。涩涩的茶水浸润了整个口腔,每一个舌苔都似乎被重新激活。而后是更加酣畅的享受——桑香馥馥,将我整个都包围在其中,陶醉了身心,也温暖了胃。你一直都注视着我,见我露出餍足的神情,不由得轻笑出了声。我微微红了脸,你却亲昵的刮了刮我的小鼻子,抱我在怀,给我科普桑香黑茶的由来、功效。可惜彼时年幼的我未能记住,却将那个味道那种享受深深地印在了脑海。我开始理解你如此痴迷于桑香黑茶的原因,我也开始跟你一起品黑茶,一起在桑香袅袅里谈天说地。
 
        一直到那一次。我班里开家长会,恰巧就在你喝下午茶的那个时间。你很是矛盾,一边是自告奋勇要去参加我的家长会,说是可以受荣誉;一边又不想放弃喝黑茶享受静谧的时光。你最后便决定吧下午茶的时间提前。我拗不过你,只好答应,反复叮嘱你一定要记得。那天很快就到了。结束了上午的课后同学们便开始移桌子搞卫生,为家长会做准备。我一直都心不在焉,祈祷你别迟到,眼睛到处张望着,在人群中寻找你的影子。我拿着名单给其他家长一个个都签了到,可就是不见你的影子。我变得焦躁,然后慢慢失望。终于家长会开始了。我收回还在寻找的视线,然后任由眼泪慢慢地模糊眼前的一切。我知道。你一定是喝黑茶过于享受,忘记了时间。你似乎也没有错,你只是在进行着你长期以来就有的习惯;可我看着姗姗来迟的你,心里的委屈全都转变成对你的怨怪,我倔强地不理你,即使你一直向我道歉。到了马路边上,你想拉着我,我用力甩开,转身便走。突然一辆车飞奔而来,就贴着我的脚尖过去。我一下就蒙了。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耳边仍是车子呼啸而过的声音。你跑上来一把将我抱住,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带着哭腔:“有没有事啊?都是我不好,差点就害了你啊——”我转过身去紧紧抱住了你,终于全部的恐惧、委屈都化作泪水倾斜而出,泪水迷蒙间,我看到你的眸里也盈满了泪。
 
        一到家,你就把家里所有的黑茶全部都找了出来,欲要烧掉。你到底还是有些不舍,但在细细摩玩一阵后,你还是把它们销毁了。我就在一旁看着,那跃动的火苗不时地发出嘶嘶的声音,似乎是茶叶在向你哭诉。你留下了一行清泪,在火光的映照下格外明亮刺眼。从那以后,一到下午茶的时间你就会出门,有时会去我学校的大门口张望,有时会去邻居家里串门;从那以后,我对你也不再像以前那般亲热,大多数时候都是你伸出手欲要摸我的头,却只能尴尬地停在半空中。后来我去了外地念书,你在校门口再也看不到我的影子,你便到大街上去,在刺耳的鸣笛声里一遍遍拨打着我的电话。我很少会接得到——因为那个时间我一般都在上课。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接到了你的电话,可你却不做声,我只听得到你粗重的呼吸声和来来往往的车鸣声。我也沉默了一阵,最后也只说了句“早点回家”,然后你就挂了电话,只留下一串忙音……
 
图片关键词
 
        其实我都知道,你从那以后就对黑茶很不待见。有一次,新搬来的邻居邀你去串门,特地泡上了桑香黑茶来招待你,说着这茶如何珍贵如何好,以为你会喜欢。你却一声不吭就起身走了。桌上的茶还冒着热气,茶香也如你第一次喝时那般浓郁,伴着热气丝丝袅袅弥漫在空气里。这些都是爷爷告诉我的。他还说你经常拿着我小时候的照片看,手里还会拿着曾经用来泡桑香的白瓷杯把玩,似是在怀念,似是在品味。爷爷并不知道那时发生了什么,但似乎又什么都知道,他跟我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我沉默着,并不说话。脑海里却浮现出你品黑茶时的情景:你坐在桌边,在光影里,在热气里,在桑香里,闭眼享受。那时的你,眼里不曾有过悲伤,就像桑香一样恬静美好。
 
        我托爸爸买了一盒桑香黑茶——当年那种包装早已找不到了,只好买了这同一品种的。在你生日那天,我带着那盒桑香为你贺寿。我说:“奶奶啊,当年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以前我年纪小不懂事,你别放在心上。现在我早就不怪你了。”我发现我好久都不曾仔细看过你了。你的头发白了很多,脸上满是岁月留下的痕迹,浊黄的老眼中是化不开的悲伤。你抱着我,哭得不能自已。在场的大多数人都不明所以然,唯有爷爷,走上前轻轻拍着你的肩,一边还对我笑着点点头。原来你早已经老了,没有桑香的陪伴,没有孙儿的挂念,不声不响,就这样老了。你的臂膀不再如以前那般有力,可怀抱却如以前一样温暖。我的眼眶渐渐湿润,泪水勾勒出你喝黑茶时的情景:
 
        你坐在桌旁,在光影里,在热气里,在桑香里,闭着眼,摇头感叹。那时的你,没有皱纹,亦没有白发,和桑香一样恬静美好。